<前言>

先對沒有玩日版的朋友說聲抱歉了,這算是在日版前一個活動靈魂交換後的延伸小短劇...

不過雖然說是延伸,但應該也不太影響閱讀啦~

靈感是源自Rita Liu的幼稚園故事,以及Wings Silver娜唲水樹的留言,非常感謝~

<前言終了>

 

雖然流行感冒潮已經過了,黑貓裡的大家也都恢復了元氣,但是卻有一個人比眾人都晚一拍,在大家都復原過後反而染上了比誰都要嚴重的感冒。

「咳咳咳咳...咳咳咳......」

姬路七實戴著口罩坐在吧台邊,從一進到店裡就不止的咳嗽著。

七實今天一早起來後不停的咳嗽,雖然已經吞了各種成藥卻不見效用,偏偏又接到新堂的任務通知,只好抱著病前往黑貓。

「七實妳還好嗎?聽你咳成這樣,哥哥我心都要碎了啊!」夏目站在吧台後,沖了一杯熱蜂蜜檸檬,眼神擔憂的遞給七實。

「嗚...咳!咳!夏目...謝謝...咳!咳!」七實捧起杯子,拿下口罩,嘴巴還沒碰到杯緣又開始咳嗽。

坐在一邊的晴樹趕緊伸手,輕拍著七實的背,表情同樣難受的說:「妳不要太勉強啦!還是去躺一下吧,這樣子根本什麼事都做不成啊。」

此時桐生從廚房走出來,走到七實的身邊將手中的盤子放下,「姬路,我弄了冰糖燉梨,對喉嚨很好,妳等會吃一點。」桐生說著,不捨的輕拍著七實的頭。

「咳...桐生...謝...咳咳咳!」七實話說到一半,又再度被止不住的咳嗽打斷,細小的身子趴在吧檯上起伏著,看了都令人心疼。

「嗚嗚......姬路好可憐,新堂,你就讓她回去休息吧!」一条坐在七實旁的位置,握住她的手,一面轉頭向新堂哀求。

而新堂坐在後方的座位上,眼鏡後的黑瞳看來也十分苦惱,今晚的任務目標是恐怖組織的上級幹部,身邊總是圍繞著三名以上的保鑣,但是該目標據說十分好女色,只要看到喜歡的女人必定會把保鑣通通支開,所以七實在這次的任務中扮演的角色可說十分重要...但是又不能把重病的她推去前線。

「新堂...對不起......我...咳咳咳......會盡力...完成任務的......咳咳咳咳」七實手撐著桌面,斷斷續續地說完話後,又摀著嘴咳了起來。

「新堂!!」在場的四人同時發聲,責難的目光同時落在新堂的身上。

受不了組員的壓力,再加上心中也對姬路感到抱歉,新堂沉重的嘆了一口氣,說:「唉...我知道了,我現在就打電話取消這次的任務。」新堂說完,拿出手機準備撥號時...

"匡噹!!"

黑貓的門被大大的推開了,外頭明明掛著休息中的板子,卻又這樣不管三七二十一闖進來的人,八成又是他吧。

「公主!妳今天過得好嗎?本大爺正巧路過此處,就想著要來看看妳了。」嘹亮的聲音,猶如在表演舞台劇誇張的動作,還有那特有的稱呼方式...

『怎麼又是你啊!?』眾人看著出現在黑貓門口的一二三忍,心中想著同樣的事情。

「嗚...一二三社長?......咳咳咳!」七實抬頭看了社長一眼,又再度俯下身咳嗽。

「!!公主!你怎麼了?難不成是太久沒見到我而罹患相思病了嗎?」一二三看到七實的模樣,立刻衝上前去握緊七實的手,深情的看向虛弱的她。

「才不是哩!這哪是相思病的徵狀啊!是感冒啦感冒!!」志水趕緊把一二三的手拿開,彷彿會再握下去讓七實的病加重一樣。

「是啊是啊!大社長你還有很多工作要忙!不要太靠近以免被傳染啊!!」一条說著把一二三向後推去,心裡頭才不管社長是否真的會被傳染。

「感冒?這怎麼行!我的公主的身體是何等的重要!怎能像這樣任憑病魔摧殘!本大爺我絕不允許!!」一二三說著,從懷中拿出一個小藥瓶。

『咦?這一幕怎麼好像有點熟悉...』眾人看著一二三手上的小瓶子,喚醒了某個有點不太想回想起的記憶。

「來吧!公主!快喝下這一二三製藥特製的─百病消除EX,絕對可以讓妳馬上恢復健康!!」一二三說完,打開瓶蓋走向七實要替她餵藥。

「快住手!!」

夏目趕緊把七實拉向吧台,桐生則一個箭步衝上前去把社長架住,新堂也從座位上站起來,說道:「一二三先生!難道你忘記上禮拜我們吃了你拿來的藥之後發生的事情了嗎?拜託你!別再拿來路不明的藥來給病人服用了。」

上個禮拜新堂隊的隊員們,因為服用了一二三拿來的特效藥,居然產生了靈魂轉移的現象,還引起了一陣風波,雖然最後回復原樣了,但那錯亂的感覺還是令人感到發麻。

一二三皺了皺眉頭,那次的事件他自己也被捲入其中,所以應該還殘留著一點印象,不過一二三馬上又恢復以往的神情,「放心吧!上次的事情過後我已經對製藥公司的部門進行嚴格的控管了,這次絕對不會有事!那不然就讓我來先試一下吧!」

『不不不...你上次試過了還不是一樣。』眾人心中再度同步率100%的齊聲吐槽。

雖然大家這麼想著,但一二三已經拿起藥瓶,咕嚕咕嚕的喝下瓶中的藥物,「怎麼樣?一點問題都沒有吧?本大爺覺得比平時都來得神清氣爽呢!」一二三說完,舉起手撥動了自己的劉海,彷彿真的比平常還要閃閃發亮(?)。

「不!還不能大意,志水!現在開始計時10...不30分鐘,如果沒事的話才能放心。」新堂推了一下眼鏡,轉身對志水下達指示。

「喔!了解!」志水隨即拿出手機,按下碼表功能。

「哼哼!放一百二十個心吧!本大爺的產品是不會有問題的!」

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,黑貓裡除了不時傳來七實的咳嗽聲之外,大家也關注著一二三身上是否有出現任何一丁點的「異狀」。

「唔!時間到!」志水抬起頭,看向新堂。

「哼,如何啊!這次的藥很成功吧!看來下個月的上市應該是沒問題了。」一二三滿意的點頭說著。

新堂看了眾人一眼,又看向始終生龍活虎的一二三,點點頭說道:「好,看來是沒問題了,那我們就不客氣的收下你的好意了。」新堂說完拿起桌上的另一瓶"百病消除EX",轉交給桐生。

夏目倒了一杯水放在七實手邊,「七實,哥哥把水放在這邊囉!」

「慢慢來就好,小心別嗆著了。」桐生把藥交到七實的手中,溫柔的提醒著。

「咳咳...謝謝。」七實因為不間斷的咳嗽而顯得十分狼狽,接過特效藥後稍微整理了一下呼吸,將藥喝下,之後再拿起旁邊的水一飲而盡。

「...好苦。」

「噢!公主!為了妳的身體,這點苦就請你忍受吧!還是要讓本大爺現在就給妳一個甜密的吻呢?」一二三又不安分的走向七實,再度被志水和一条給推開,交給桐生繼續架著。

新堂看著七實,又轉頭看向一二三,「現在只知道沒有副作用,但對感冒有沒有還看不出來啊。」

新堂話才說完,吧台邊便傳來七實的聲音:「...喉嚨,不會痛了。」不再像剛才因為感冒沙啞,嗓音又恢復成以往的甜美。

「喔喔!真的!?太好了~~姬路!」一条開心的說著,馬上撲上前去環抱住七實。

「喂!捲毛!不要太超過了!!人家病才剛好耶!」志水說著,趕緊把一条拉開。

「太好了,姬路。」桐生看著七實,露出溫柔的笑容。

「嗯!好驚人的效果,啊...謝謝您,一二三社長,這次真的非常的感謝您!」七實連忙起身,對著一二三深深的一鞠躬。

一二三一臉春風得意,握起七實的手讓她將身子抬起來,「不用謝了!公主,身為準王妃,讓本大爺細心呵護是理所當然的!」一二三說著,慢慢朝著七實靠近,幾乎就要吻下去,志水和一条趕緊介入其中,把七實拉回安全的地方,對眼前這位社長可是一刻也不能大意。

"匡噹!"

玻璃門的聲響又再度響起,門口出現了一二三的秘書兼保鑣四宮的身影。

「少爺!請趕快上車,會議馬上就要開始了!!」四宮慌張的催促著一二三下個行程。

一二三只好咂了咂嘴,帶著遺憾的看了七實一眼,「公主,妳能恢復健康就是我最大的歡喜了!那就下次再見囉!」說完,便隨著四宮走出黑貓,一如往常的神出鬼沒。

看一二三離開黑貓,新堂清了一下喉嚨,環視在場的眾人,「既然姬路身體沒問題了、麻煩的傢伙也不在了,現在我要宣布關於今晚任務的指示。」新堂將氣氛拉回嚴肅的話題上,確認眾人都仔細聆聽。

「是!!」眾人整齊的回答,其中也包括方才還在重感冒的七實。

新堂滿意地點頭:「很好...今晚在東京市郊的別墅......」

 

*  *  *  *  *  *  *  *

 

同一天深夜12點,黑貓裡頭傳來熱鬧的歡呼聲。

「乾杯!!」

今晚的任務進行的非常順利,不僅抓到了目標,甚至還一舉將恐怖分子的根據地一網打盡。

「不過,最大的功勞果然還是要歸功給七實啊!」夏目說著,再度將調好的薑汁威士忌送到七實的面前。

「沒想到居然可以從目標口中套出他們的根據地!妳還真有一手啊!」志水拿著和七實相同飲料的酒杯,輕輕碰撞後發出清脆的聲響。

 「嘻嘻,也沒有什麼啦,沒想到目標的口風會這麼鬆。」七實笑了笑,將杯中的溶液一飲而盡。

「不,這是妳的本事,能夠成功還是歸功於妳談話的技巧,表現得很出色喔,姬路。」不知何時走到身後的桐生,對著七實讚到,手上還拿著各種美味的料理。

「總部也對這次的任務結果十分滿意,下禮拜還要進行公開表揚!」新堂露出難得一見的笑容,拿起啤酒灌下。

「表揚!真的嗎!!那今晚當然要好好慶祝啦!!」一条高舉著酒杯,歡呼說道。

「呵呵,大家今晚盡量喝!哥哥會把私藏的好酒拿來一起分享的!」夏目說著,又開了一瓶香檳。

「吃的部分就交給我吧。」桐生卷起袖子,笑著前往廚房繼續準備食物。

「好!!今天要給他喝個痛快!乾杯!」

「乾杯!!」

就這樣經過一夜的狂歡後,眾人紛紛醉倒在VIP室的沙發上,只有桐生笑著看著這幕,搖了搖頭後從櫃子裡拿出毛毯為每一個人細心的蓋上,自己伸展了一下筋骨,去找其他可以休息的地方。

 

*  *  *  *  *  *  *  *

 

隔天早上。

「唔……糟糕,居然直接在沙發上睡著了。」七實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看向四周。

只見志水呈現誇張的睡姿,呈現頭下腳上的姿勢掛在沙發上;一条躺在那邊,一隻手還拿著酒杯;夏目則是趴在桌面上睡著,等會起來肯定要手臂發麻的姿勢;而新堂呈現坐姿靠在單人沙發座上,緊緊的抓著手中的毛毯。

七實抓著手中的毛毯,想必是桐生為大家蓋上的,看著這群可愛的夥伴們,不禁令她感到心裡溫暖,嘴角也不自覺的上揚。

『趕快起來吧。』七實這樣想著,從沙發上站起身,突然一股違和感襲來。

『咦?為什麼…這張桌子變高了?』七實爬下沙發,眼前的茶几居然和她胸口同高,四周的景物好像都被放大了一樣。

七實低著頭看了比平常更接近的地板,發現平時穿的套裝正鬆垮垮的掛在身上,平舉的手卻被過長的袖子給完全遮蓋住。

七實呆了兩秒,看向桌面上的空酒瓶反射出的倒影,酒瓶上映出了自己的樣子。

「欸…啊啊啊啊啊!!!」無法克制的驚叫聲從七實的口中傳出。

「姬路!發生什麼事了!?」在廚房準備早餐的桐生聽到聲音最先趕過來,四處張望著。

「唔…頭好痛,剛才的尖叫是怎麼回事?」志水狼狽的爬起,尋找聲音的來源。

「怎麼…該不會是鳥窩頭你偷襲姬路吧…」一條也醒來,揉揉眼睛看著志水。

「唔哇…痛!怎麼了嗎,七實??」夏目果然因為趴姿而全身發麻,雖然醒了身體卻動彈不得。

「唔……」新堂似乎宿醉得厲害,但還是勉強撐開眼皮,透過整晚都沒摘下的眼鏡確認狀況。

雖然狂歡組的意識都還有點模糊,但看到眼前衝擊的景象後,立刻完全醒了。

「各位...」眾人眼神聚焦的地方,站著一個大約6歲左右的女童,有著和七實相同的淺棕色頭髮,身上掛著過大的套裝,露出一邊細瘦的肩膀,小小的手掌緊緊揪著拖地的毛毯,女童抬起頭,用泫然欲泣的大眼睛看著眾人。

「姬...路......?」志水用力揉了揉眼睛,眨了眨眼後,又再揉了一次。

「我是在作夢吧?」一条捏了一下自己的臉頰,傳來了真實的痛楚。

「如果是夢的話...就不要讓哥哥醒過來吧。」夏目說著,沒有注意到桐生已經站到自己的身後,聽見這樣的話,忍不住輕叩了夏目的後腦,「時生,現在可不是開玩笑的時候。」

「...妳的...名字是?」新堂眉頭皺得好像可以夾住原子筆一般,沉著聲提出了最關鍵的問題。

「我是...姬路七實。」幼女特有的尖細嗓音,帶著一點哭腔,報上了自己的名字。

 

「那個臭社長!!」

 

......to be continued (?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ria (彩音) 的頭像
Iria (彩音)

虹色の夢

Iria (彩音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